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试读 > 贺北川季拾月(季拾月贺北川)的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主角是(贺北川季拾月)季拾月贺北川无弹窗免费阅读

贺北川季拾月(季拾月贺北川)的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主角是(贺北川季拾月)季拾月贺北川无弹窗免费阅读

2024-03-28 09:19:25   热度:32℃
  • 季拾月贺北川 季拾月贺北川

    小编推荐都市小说《季拾月贺北川》,是作者季拾月贺北川的一本小说,主角为,该小说精彩片段:而这一次,他警告的,是我们整个工作室。我本来是想问问贺北川需不需要做一点其他补救,但现在看来,不需要了。贺北川会给林西西收尾。回公司后,林西西找到我,小心翼翼的说:“南絮姐,对不起,我会继续努力的。”我看着她瓮声瓮气的调调,笑了笑,说:“是得努力了,不然,连一个像样的毕业设计都拿不出来。闻言,林西西小脸惨白,闷不做声的回办公室。我只能说,她还不是不够聪明。...

    贺北川 状态:已完结 主角:贺北川季拾月
    立即阅读

饭后,严冬提到要去教学楼拿资料,我们这才跟贺北川和林西西分开。
沿着南大的校园往前走,我忽然觉得以前不敢踏足的地方,好像没那么恐怖了。
只是让我始料未及的是,严冬压根没带我去教学楼,而是陪着我绕到了学校后门。
我由衷感谢:“班委,辛苦你了。”
“不辛苦,”严冬回的挺干脆,又询问道:“那道爆炒猪腰,你真的觉得不错?”

贺北川季拾月(季拾月贺北川)的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主角是(贺北川季拾月)季拾月贺北川无弹窗免费阅读

我点点头,说:“虽然有点辣,但挺过瘾。”
以前我是不吃这玩意的。
严冬嘴角上翘,眸子里星光点点:“南絮你看,换一个口味,就会有不同的体验。”
托他的福,我认识到了猪腰的美味。
隔天到公司,我立即建议吴凌尝尝这道美食。
吴凌听完皱眉,夹着嗓音道:“猪猪那么可爱,怎么可以割它的腰。”
她话音刚落,林西西拎着笔记本过来了。
“南絮姐,我昨晚编了一小段代码,但测试时没法通过,你能帮我看看吗?”
我点点头,从她手里接过笔记本。
是一段简单的游戏后端代码,书中常见的例子,我瞄了一眼后,就指出了问题所在。
林西西笑着感叹,当着我的面做了测试,不过测试完后,没有立即把笔记本拿走。
我随意的瞥了一眼,立即看到了屏保上那张亲密的合影。
是贺北川跟林西西的。
小姑娘靠在贺北川身前,对着镜头比了个耶,而贺北川,则站在她身后笑。
眸光温柔。
大有一种你在闹我在笑的画面感。
“南絮姐,”林西西瞟了我一眼,笑着说:“你也觉得这一张很有氛围感对不对?”
林西西的炫耀是明目张胆的。
甚至带了点挑衅的意味。
到底是小姑娘,眼里藏不住事。
仔细看这张合照的话,就会发现两人拍照的地点是在南大校园。
显然,昨天我没四人分开后,他又带着林西西在母校溜了一圈。
光明正大的。
不像当初的我,哄了贺北川那么久,让他把手机屏保换成我们的牵手照,都被无情的拒绝了。
合影,我是想都不敢想的。
林西西有显摆的资本。
“很搭,”我声音淡淡,“如果加个滤镜会更有质感。”
“是……是吗。”林西西磕磕碰碰的开口,勉强扯了扯嘴角,说:“回头我试一试。”
说完就捧着笔记本离开了。
午后,沈华兰突然来了电话。
“絮絮,周末我有个聚会,你能替阿姨选两件合适的旗袍吗?”
沈华兰的喜好我是清楚的,最大的爱好就是逛街购物,那两年托她的福,我没少去商场,说随叫随到也不过分。
但现在不同了。
我委婉道:“我手上还有工作,阿姨你可以叫上林小姐。”
婆媳一起,总归比我合适的。
“我不要,”沈华兰一向率性而为,“看到她那畏手畏脚的模样头就疼。”
我有点接不上话了,又听到沈华兰在电话那头叫苦连天:“絮絮,你老实告诉我,你是不是嫌阿姨太唠叨。”
说的好像最委屈的人是她。
我捏了捏眉心,做了些妥协:“那下班后行吗?”
谁让她是投资人的妈妈呢。
电话挂断后,沈华兰立即发来了店面地址。
是一家年代久远的老裁缝店,在京港富太太圈挺有名气。
下班前,我闷了一杯咖啡,打起精神出门。
但我没想到的是,贺北川和林西西也来了。
服务生领着我去找沈华兰的时候,林西西手里正捏着一块款式华丽的面料递给沈华兰看,见到我,不自觉的咬了咬唇。
贺北川更是不客气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我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沈华兰闻声转过身来,笑眯眯道:“我请絮絮过来的,你们两个加在一起也没她了解我的喜好。”
林西西听到这话后失落的低下头,紧紧地攥着手中的面料。
我也挺尴尬的。
事实上林西西还算有眼力见,她选的那款面料虽然图纹老旧了些,但颜色还算在沈华兰的审美上。
她喜欢华丽风。
因此她挽着我的胳膊让我替她挑选时,我故意选了款素色。
沈华兰瞧见的时候也挺惊讶的,但大概就是想膈应林西西,还是很卖我面子的夸赞道:“看到没,低调又高贵的款式,还是我们絮絮有眼光。”
林西西连话都没敢接,把头埋的更低了。
我只能打圆场:“阿姨你皮肤白,穿什么款式都合适,林经理选的颜色虽挑人,但也只有您这样的肤色才hold住。”
沈华兰这才勉勉强强的定了一件。
贺北川可能看不下去了,指着一水的面料说:“这几个颜色,按照林小姐的尺寸各做一件。”
林西西惊讶的睁大双眼,扭捏道:“学长,太破费了。”
沈华兰也不满:“絮絮跟着我跑前跑后,你也没说好好谢谢人家。”
贺北川这才淡淡的看了我一眼,问:“孟经理有心仪的款式吗?”
人家都问了,我要是犯矫情也说不过去,于是随便指了件米白色的竹纹刺绣样衣说:“就这件吧。”
选款结束后,贺北川找了个托词,先带林西西离开了。
沈华兰见状拉着个脸说:“絮絮你看到了吧,什么工作忙,不就是怕我刁难那位林小姐吗。”
我宽慰她:“既然周总这么在意她,阿姨你就多费点心,多带带她,毕竟以后还得靠她给周总分忧呢。”
沈华兰郁闷的看着我,说:“絮絮,如果你跟寒之……”
说到一半,她又叹了口气。
我大概猜到了沈华兰的意思。
她可能是觉得,如果贺北川非要找一个家世普通的女人,她宁愿是我。
但她忘了,曾经,她也是这样嫌弃我的。
贺北川来电话的时候已是深夜。
“孟经理今天挺热心的。”
不咸不淡的语气。
我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,回应道:“周总过奖,我不是也得了相应的报酬么。”
吴凌跟我提过老裁缝的手艺,不是拿钱就能买到的。
“孟经理最近真是让我刮目相看,钻钱眼里了?”
讥诮的语气,带着上位者特有的傲慢。
我突然想到了姑父偷偷塞给我的五百块钱,顿了顿,说:“不过是想开了。”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