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试读 > 爱你欲言又止:江柚明淮(爱你欲言又止:江柚明淮全集小说已完结完整大结局)全文阅读笔趣阁

爱你欲言又止:江柚明淮(爱你欲言又止:江柚明淮全集小说已完结完整大结局)全文阅读笔趣阁

2023-11-02 22:47:00   热度:72℃
  • 爱你欲言又止:江柚明淮 爱你欲言又止:江柚明淮

    江柚全身无力地靠在明淮胸膛上,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,感受着他留在身体里的余温,心潮澎湃,久久才平静下来。他抽着事后烟,吞云吐雾,一副享受的样子。...

    江柚 状态:连载中 主角:江柚明淮
    立即阅读

他轻描淡写地说他俩只是好过一场,江柚愈发觉得自己这三年真的很可笑。

终究是用情更深的人,更狼狈。

“怕你抢婚。”江柚也略有点恬不知耻。

果然,明淮笑了。

他拉住门把手,“祝你好梦。”

爱你欲言又止:江柚明淮(爱你欲言又止:江柚明淮全集小说已完结完整大结局)全文阅读笔趣阁

门是他关上的,江柚靠着门,自嘲一笑,眼泪毫无预兆就流了下来。

……

周末,江母打电话给江柚,让她回家吃饭。

到了家里,就听到说话声。

薛江正陪着爸爸喝茶,相谈甚欢,气氛很好。

想到跟明淮三年,他也没有说过要见见她父母。

可见,他是打心底里没想过和她在一起的。

她去洗手给母亲打下手,看到厨房那么多菜,有点好奇。

“你爸工作保住了,还升了保安队长。”江母乐呵呵。

江柚问:“不是说要被裁了吗?”她还在托同事帮忙看看有没有什么轻松点的工作呢。

江母眉开眼笑,“你爸公司来了个新领导,不仅没裁你爸,还给他升了队长。要说呀,这就是运气。”

可不就是运气嘛。

“老婆,你多弄几个菜。”江父急忙走进来,“公司领导刚给我打电话,问我这边哪家饭馆不错。我就多了句嘴,客套了一下,叫他不嫌弃来家里吃饭。结果,人家一口就答应了。”

江母:“……”

江柚暗想,这领导还真是不客气呀。

……

明淮空手登门,江父还得点头哈腰的热情迎接。

江柚怎么都没想到父亲所在公司的新领导会是他。

四目相对,明淮微微挑眉,眼神瞥了一眼在厨房帮忙的薛江,似笑非笑地看着神情不安的江柚。

江柚心里发慌,她赶紧钻进了厨房。

要说这是巧合,她不太信。

但是他又是哪根筋不对,突然来了?

以前过年过节,她问他要不要到家里一起过,热闹热闹。

他当时很淡漠,“别想着让我见你父母。”

“别愣着,把水果拿??x?出去。”江母催促着她,又小声说:“这领导也是,说来就来了。”

江柚硬着头皮把切好的西瓜端出去。

客厅里,江父的拘谨和明淮的从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明明是在自己家,却无所适从。

饭菜上桌,看着父母那么客气小心翼翼地照顾着明淮,江柚心里越发不舒服。

明淮突然看向了薛江,“薛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

薛江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,一时想不起来。

面对男人上位者的姿态,薛江还是有一定的压迫感。

同为男人,薛江也不想在喜欢的女人面前被另一个男人压制着。

“我做房产经纪的。”

“哦。卖房子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明淮又说:“我在市区有两套空置的房子,之前一直有中介打电话来问卖不卖。既然有熟人做这一行,那就不便宜别人了。”

江柚看着他这高高在上的姿态,心里一阵堵闷。

薛江连忙说:“那您一会儿把地址发给我,我下午就去看房子,给您把信息挂到网上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一顿饭结束,江柚迫不及待地想明淮赶紧走,看到他在吃饭间父母小心翼翼且恭维的样子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明淮没走,倒是薛江接了个电话要走。

“不好意思,有客户看房,我先走了。”薛江礼貌的跟众人打招呼,急切地离开。

原本薛江还能和明淮聊两句,他一走,气氛就尴尬到了极点。

偏偏明淮像是不懂江家人都不喜他,坐着不动。

他不走,其他人就不好动。

“爸,妈,我下午还有个研讨会,先走了。你们该休息休息。”江柚不想让父母再陪明淮假笑了。

“那我也不打扰了。”明淮站起来,扣好西服扣子,“江小姐,我送你。”

江柚拒绝,“不用麻烦了。”

“不麻烦。”明淮直接看向了江父,“今天多有打扰。”

江父急忙站起来,“客气了。”

“以后工作上有什么事,直接找我。”明淮又补了一句。

江父愣了愣,连忙说:“好好好。”

“走吧。”明淮转身,瞥了一眼江柚。

江柚听懂了明淮的言外之意,他这是在用父亲的工作拿捏她。

再不情愿还是跟他一起出了门。

电梯里两个人隔着不到一米的距离,偏偏有着隔千里的感觉。

明明曾经是最亲密的人,现在连空气都不愿意吸同一片。

车上,明淮抽着烟,单手握着方向盘,姿态肆意,一副冷清矜贵的模样。

“那男人不适合你。”明淮声音带有磁性,很悦耳。

江柚偏头看着车窗外,不应声。

明淮斜眼睨她,“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嫁人,也不挑挑?”

江柚心绪浮躁,依旧不搭理。

“呵。”明淮冷笑,“这么快就移情别恋,挺有种。”

这话算是点燃了江柚的怒火。

她瞪他,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我找个人结婚,关你什么事?我移情别恋总比有些人吃白食好。”

真是好意思说出这种话。

明淮一脚刹车踩下,停在路边,望着她,“我吃白食?”

江柚后悔了。

不应该这么经不起气去搭理他。

“你要什么我没给你?婚姻有什么好?束缚你一辈子,就觉得好?”明淮语气也重了。

他冷哼,“你觉得那男人真能给你想要的婚姻?”

“不关你事。既然分了,就别再打扰。”

“呵,你真行。”明淮紧握着方向盘,“下车!”

江柚也没犹豫,解开安全带下车甩门。

车门刚甩上,车子“轰”一声从她边上开走,吓得她一哆嗦。

……

“你也是,先哄着,玩腻了甩掉就是。”狐朋给明淮倒酒,安慰他。

“瞎出主意。女人要什么都可以,一旦要婚姻问题就大了。搞不好就一哭二闹三上吊。该分就分。”狗友不赞同。

“像他这样喝七天闷酒?”

“我说淮哥,你这明显是失恋,难过呀。”

“就是动了情。”

明淮一记冷眼扫过去,狐朋立即噤声,站起来,“哎呀,我忘记给我相好回个电话了。我出去打个电话哈。”

没多久,狐朋就回来了,很激动,“淮哥,我看到江老师了。她跟一帮人在喝酒呢。”

明淮嘴边的烟翘了一下,眸光越来越阴沉。

薛江把明淮的房子卖掉了,赚了一笔不菲的佣金,他非常兴奋地请同事吃饭唱k,叫她一起。

江柚不想扫他兴,再加上他主动要把她介绍给他的朋友同事,这让她有被重视的感觉。

以前和明淮在一起的时候,她就像是见不得光的情妇。

听着这帮人侃侃而谈,江柚到底还是融入不了。

她借口去洗手间,从洗手间出来就不愿意再回包房了。

靠在走廊玩着手机,旁边有人靠近,她也没在意。

直到那人站在她边上很久没动,她才抬头看了一眼。

明淮靠着墙,偏头看她。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