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试读 > 温如枳宋辞(温如枳宋辞)小说在线阅读_温如枳宋辞免费阅读笔趣阁(温如枳宋辞)

温如枳宋辞(温如枳宋辞)小说在线阅读_温如枳宋辞免费阅读笔趣阁(温如枳宋辞)

2024-03-28 09:19:15   热度:26℃
  • 温如枳宋辞小说免费 温如枳宋辞小说免费

    小说主人公是温如枳宋辞的书名叫《温如枳宋辞》,它是作者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小说,凭借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可现在办公室所有人都对她有偏见,想要继续待在这里,她只能抱起文件走向复印机。在她复印文件期间,赵媛媛和周围的同事聊着各种话题,也说到了她身上这件名牌裙子。“不贵,也就三万多而已。”赵媛媛无所谓道。“果然身价不一样了,其实都不同了,越来越像贵妇了。”女同事羡慕道。“哪有。”赵媛媛得意地瞥了一眼T恤牛仔裤的温如枳。温如枳听到价格后,手里的文件差点掉了。...

    温如枳 状态:连载中 主角:温如枳宋辞
    立即阅读

陈曼听宋辞说起文件,不由得心口一紧,她的确只是从同事手里接过时匆匆看了一眼。
但同事也说了那是赵总的文件,能有什么问题?
陈曼眼眸微转,不动声色道:“怎么了?文件难道还有什么错吗?”
宋辞抬眸看着她,语调极淡道:“回去自己看。”
陈曼在他沉冷的目光中有些哑然,微微颔首道:“好,既然赵总的事情解决了,那你也别太操劳了,我先回办公室了。”

温如枳宋辞(温如枳宋辞)小说在线阅读_温如枳宋辞免费阅读笔趣阁(温如枳宋辞)

宋辞没说话。
陈曼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,刚才喜悦的心情已经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未知的慌乱。
她匆匆回到自己办公室,迅速走到了办公桌前。
警觉的看了一眼门外后,她立即翻开了昨天宋辞让人转交给她的赵总文件。
打开后,她头皮发麻,将十几页的文件全部都翻了一遍后,她浑身僵硬的瘫坐在了椅子上。
宋辞竟然警惕到复件上都不标明赵总公司的名称,这样一来,即便有人拿到了文件也不会第一时间知道这是谁家的底价。
可她知道。
而且赵总底价也是她泄露出去的,为了能完美闭环,她还特意打听到了新任宋太太温兰的微信。
宋辞对温兰恨之入骨,一定不会怀疑这件事。
简而言之就是她想让宋辞觉得温如枳被温兰买通了,利用宋辞对温兰的恨开除温如枳。
可温如枳只是一个实习生,连公司流程都不熟悉,怎么从没有名称的文件中找到赵总公司?
难怪宋辞会突然之间改变态度,让她仔细看文件。
想必他也发现了温如枳根本无法辨别文件。
知道这份文件属于赵总的,只有宋辞本人,还有她和转送文件的同事。
刚才宋辞那样问她肯定是在试探她。
一想,陈曼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,宋辞冷淡谨慎,她进公司后用大半年时间,才得到宋辞的信任。
如果因此被宋辞怀疑,简直因小失大。
陈曼攥紧了拳头,妩媚娇俏的脸蛋也变得有些扭曲。
都怪赵媛媛,昨天要不是赵媛媛拉着她和同事吹牛,她完全可以发现文件的异常,而不是匆匆拍下附件上的报价单。
陈曼越想越气,抬手揉了揉眉心。
突然,她打圈的手指一顿,眸子里也多了几分质疑。
不对。
宋辞既然知道文件没有名称,为什么当所有证据指向温如枳时,他会流露出恨意?
那是陈曼从未见过的眼神,深得可怕,所以她才以为自己计划成功了。
谁知道,宋辞冷静下来后又不追究温如枳了。
为什么林老夫人和宋辞对温如枳的态度都那么奇怪?
这个温如枳到底什么来头?
陈曼越想越头疼,刚好手机在桌上响起,她吓了一跳,看了号码后压低声音接通。
“老夫人。”
“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林老夫人威严询问。
“老夫人,很抱歉,这次出了点状况,不过我手里还有赵媛媛这枚棋子,下次一定能除掉温如枳。”陈曼态度恳切道。
林老夫人沉默了片刻,问道:“你做事向来没有失败过,这次是怎么回事?”
陈曼看了看门外,确定宋辞还在办公室,才将整件事转述给林老夫人。
话音刚落,她就听到了林老夫人那头传来杯盏摔碎的声音。
林老夫人呼吸微微一促,切齿道:“宋辞真这么说?”
陈曼低声道:“是的。”
林老夫人语气变得格外凝重:“温如枳绝对不能留在宋氏。”
陈曼保证道:“老夫人放心,我一定会想尽办法赶走她,只是这次我好像已经被宋少怀疑了,我担心接下来……”
闻言,林老夫人直接打断道:“好了,好了,我知道你的意思,我会帮你摆平,接下来做事小心点,绝对不能让宋辞发现你是我的人,否则你也别想留在宋氏。”
陈曼心惊肉跳道:“是。”
林老夫人没再多言,直接挂了电话。
几分钟后,陈老夫人发了一条消息给陈曼。
陈曼看完嘴角带笑,刚好宋辞也走出了办公室,她假装自己也下班了,跟着宋辞走进了电梯。
电梯下行时,陈曼欲言又止地看向了身边的宋辞,试图引起他的注意。
宋辞看都没看她,直接道:“什么事?”
陈曼言辞恳切道:“宋少,刚才我仔细看了文件,发现文件上没有公司名,昨晚我走得急没怎么看文件,所以才被人误导了。现在细想,今早发生的事情,每一步都在引导我往温如枳身上怀疑,而我又偏偏在温如枳手机上发现了收款信息,这也太巧合了?”
宋辞目光凉凉地扫过陈曼,淡声道:“所以呢?”
陈曼微微叹气道:“虽然温如枳这人做事慢吞吞也不认真,但是我不想冤枉一个好人,所以还请宋少能还她一个清白。”
宋辞蹙眉,不冷不淡道:“哦?”
电梯内狭窄,陈曼感觉空气都在渐渐稀薄,可她完全不敢有任何的松懈,淡淡一笑。
“是的,我觉得这件事温如枳很有可能是被人诬陷的,而且这个人就在咱们销售部,若是出了内鬼一定要严惩不贷。”
她说得格外认真,但手心里全是冷汗。
还好电梯门打开,陈曼立即走了出去,呼吸到新鲜空气后她才缓了缓自己的紧张,转身继续看着宋辞。
“宋少,你觉得呢?”
“嗯。”
宋辞没有明说,就连语气都晦暗不明。
陈曼抿了抿唇,不再多言,免得越说越错。
她伴在宋辞身边走出宋氏,看着漆黑的夜空,她故意凑近宋辞搓了搓裸露的双臂。
“好冷。”
“……”宋辞没动。
陈曼眸色暗了暗,但还是不甘心地仰望着身边的男人。
“宋少,有点晚了,能送我回去吗?晚上开车我有点害怕。”
“不顺路,你自己打车吧。”
说完,宋辞上了吴森停下的车,绝尘而去。
陈曼气的跺脚,但看着离去的车影,眼底依旧爱意满满。
她第一次看到宋辞就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他。
她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融化他冰封的心。
……
医院,翌日。
温如枳昨晚在宋辞离开后,便昏睡了过去。
虽然是在医院,但只要远离温兰,她便是一夜无梦的好眠。
要不是起床铃声,她应该还能睡。
她昏沉沉的撑起身体,拿出手机关了铃声,定神一看,发现手机里居然有温兰几十个电话和上百条微信。
就在温如枳找借口时,温兰的电话又来了。
一看到温兰两个字,温如枳内心深处本能的有些恐惧。
她深吸一口气接通了电话:“妈……”
温兰气急败坏的声音冲了出来:“温如枳!翅膀硬了是吧?看来得给你点教训!”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