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试读 > 明淮江柚《爱你欲言又止:江柚明淮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(明淮江柚)

明淮江柚《爱你欲言又止:江柚明淮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(明淮江柚)

2023-11-02 22:46:56   热度:84℃
  • 爱你欲言又止:江柚明淮 爱你欲言又止:江柚明淮

    江柚全身无力地靠在明淮胸膛上,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,感受着他留在身体里的余温,心潮澎湃,久久才平静下来。他抽着事后烟,吞云吐雾,一副享受的样子。...

    江柚 状态:连载中 主角:江柚明淮
    立即阅读

江柚有点恼,恼自己没出息,也恼他太了解她了。

他知道她爱他,所以吃定了她是拒绝不了他的。

不想被他吃得死死的,她偏过头说:“我有男朋友。”

明淮轻哼,“那个卖房子的?”

“那是人家的职业,你别看不起。”

明淮江柚《爱你欲言又止:江柚明淮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(明淮江柚)

“我从来没有轻看任何职业,看轻的是他这个人。”

明淮拿出手机,点开了一段录音。

“明先生,只要你把你手上的那几套房子都交给我来打理,我就和江柚分手。”

“你们不是谈婚论嫁了吗?”

“都是父母安排的,没办法。”

“你不喜欢她?”

“我还年轻,要以事业为重。再说了,办婚礼也得要钱不是。更何况我看得出来,你们更般配,我就提前祝福你们。”

明淮放下手机,“男朋友?他可没把你当女朋友。”

江柚心里憋着一口气,却无处可发。

她也不能怪薛江做出这样的决定,要是她看到薛江和别的女人亲密纠缠,她也会选择分手的。

成年人已经掌握了如何利用可利用的关系,薛江拿分手去和明淮谈,也是看准了明淮还想纠缠她。

“你这想结婚的念头算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。”明淮轻搂着她的腰,轻咬着她的耳垂,“及时行乐,不好吗?”

他的呼吸已经变得急促,手也伸进了她的衣服里,吻上了她的锁骨。

江柚脑子格外的清醒,她仰着脖子,“我不想陪你玩了。”

落在她胸前的吻停滞了。

明淮抬头,她的眼神似一潭死水,没有半分念想。

“你认真的?”明淮声音已经染上了情欲才有的沙哑。

“是。”江柚扯了扯被他拉开的衣服,淡淡地说:“这样终究不是个头。”

明淮眯了眯眸,“要跟我彻底结束?”

“是。”江柚说得肯定坚决,心也痛得四分五裂。

她深知,他只是还没玩腻她而已。

他们之间的情爱关系,只走肉体,不走心。

明淮走了。

很生气地走的,因为他把门甩得震天响。

江柚把衣服整理好,抹了一把脸,她必须狠心做个了断,要不然,这辈子都要耗在他身上了。

……

上午两节课上完回到办公室,任课老师给她透露消息,好像有个ABC转到她班上。

初中生本来就是在叛逆期,江柚带的班还是全校最难管的班级,刚来任教就接到了高难度挑战,没少为那些学生哭过。

或许是她哭起来太让人心疼,再加上她对每个学生都非常真诚,又能开玩笑,交心,处成了朋友,这帮孩子把她当成了姐姐,愿意听她的。

现在又塞一个进来,怕是又要不安宁一段时间了。

就喝一口水的功夫,院长的电话就打到江柚这里来了。

挂了电话,任课老师就提醒她一句,“听说,家里条件很好,但是难管。来给孩子办手续的是他舅舅,瞧着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儿。校长见了他都低头哈腰的。”

江柚皱了皱眉头,往校长办公室走去,敲门。

“进。”

江柚推门进去,“校长,您找我?”

“江老师,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明先生。”校长乐呵呵,满脸慈爱。

江柚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,明淮坐在那里,姿态高傲,目光冷清。

看到他是有点意外的,但是没有失态。

从上一次他从她家离开,有小半个月没再见过了。

她以为,永远不会再见的。

他旁边坐着一个和他有七分像的男孩子,眉眼间都带着桀骜。

和他一样,有点孤傲。

“这是明先生的外甥,裴明州。”校长说:“裴同学之前一直在国外念书,这个学期开始,他会跟一班一起奋斗。”

江柚在这件事情上没有说不的权力,人都带来了,这只是通知她。

她就是没想到,明淮有这么大个外甥。

她是不想和明淮再有任何交集,可孩子到了她的班,明淮作为家长,保不齐会见面。

头疼。

“江老师,裴明州在国内的监护人是我,以后有关于他的事情,直接联系我。”明淮语调冷冷清清,仿佛他们是初识。

江柚也当他是个陌生人,应了一声“嗯。”

校长见状,赶紧说:“那留个联系方式吧。有什么事可以第一时间通知。”

江柚还想装模作样一番,就听明淮说:“江老师应该没有删我手机号吧。”

目光带着点攻击性,过于不怀好意。

校长愣愣地看着江柚。

裴明州也多看了江柚两眼。

前者只是好奇江柚和明淮认识?

后者则意外舅舅的电话号码为什么会给除了家人以外的女人?

……

江柚带着裴明州走出校长办公室,心情不太好。

“你跟我舅舅是什么关系?”裴明州很敏锐。

“没关系。”

裴明州一副看穿她的样子,“急于否认,说明关系匪浅。”

江柚蹙眉,正要再辩解几句,裴明州拧着书包走在前面,大摇大摆,“你要是想当我舅妈,我劝你死心。我舅舅是个不婚主义。”

江柚胸口闷痛,这小子是来给她下刀子的吧。

“我有男朋友。”江柚不想让自己难堪撒了谎。

裴明州回头打量她一眼,忽地笑了,“那是我想多了。你压根就不是他喜欢的款。”

江柚不动声色地走过去,“你个小屁孩知道什么款。”

“我当然知道。我舅舅喜欢小白花一样干净清纯的。”

江柚心尖一颤,有点点刺痛。

第一次见明淮他就说过,她长得过分妖艳,像妖精,怎么都无法想象她的职业是老师。

他说这样长相的老师,能好好教书育人吗?

江柚当时知道是被他歧视了。

质疑她能不能做好老师,现在还把他外甥送到她班上来,不怕带不好?

江柚把裴明州安排好就回办公室了。

“江老师。”明淮站在办公室门口,姿态慵懒,凉薄的唇第一次这么喊她。

江柚以为他走了。

她端起了架子,“这位家长,有事吗?”

明淮一本正经,“裴明州性格不好,脾气大,所以请你多多担待。”

“都说外甥像舅。”看到他神色微变,江柚继续说:“他现在是我的学生,我会好好教育他。当然,你们做家长的平时也要给孩子树立一个好的榜样。老师也只起到一个辅助作用,毕竟以身作则才是主要的。”

明淮那双深情的桃花眼微敛,“我只是提醒你,别有事没事给我打电话。毕竟有些老师为了接近家长,会专门挑学生的刺。”

江柚胸口闷,被他气的。

她拿出手机当着明淮的面,把他的号码翻出来,狠狠地拉黑,删除。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