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试读 > 贺霆舟苏茵茵苏茵茵贺霆舟(已完结小说全集完整版大结局)小说全文阅读笔趣阁

贺霆舟苏茵茵苏茵茵贺霆舟(已完结小说全集完整版大结局)小说全文阅读笔趣阁

2023-11-19 01:55:06   热度:31℃
  • 苏茵茵贺霆舟 苏茵茵贺霆舟

    贺霆舟这会心里疑惑不已,难道这些真的是苏茵茵做的?要知道,附近几个饭店的菜他都吃过,对大厨师傅也了解一二,他敢肯定,这些菜不是出自他们之手。贺霆舟不再多想,认真的吃起了饭菜。两大饭盒饭菜被他吃得干干净净。...

    苏茵茵 状态:连载中 主角:贺霆舟苏茵茵
    立即阅读

贺霆舟这会心里疑惑不已,难道这些真的是苏茵茵做的?

要知道,附近几个饭店的菜他都吃过,对大厨师傅也了解一二,他敢肯定,这些菜不是出自他们之手。

贺霆舟不再多想,认真的吃起了饭菜。

两大饭盒饭菜被他吃得干干净净。

饭后,贺霆舟思考了许久,然后拿着饭盒出门了,刚走到门口,又想起什么折了回来,从抽屉取出一些钱和票装进了口袋。

贺霆舟苏茵茵苏茵茵贺霆舟(已完结小说全集完整版大结局)小说全文阅读笔趣阁

苏茵茵这一顿饭,一看就花了不少钱,不用想他昨天给她的钱和票已经被她折腾完了,对于那女人的大手大脚,他早已经领略过了。

苏茵茵一回到家,关好卧室的门,就闪身进了空间,吃起了午饭。

果然还是自己做的饭好吃,这么好吃的饭菜,她不相信贺霆舟会不心动。

吃完饭,收拾完厨房,苏茵茵没有出空间,直接在自己舒适柔软的大床上躺了下来。

啊,真舒服,比那硬床板好多了。

正打算美美地睡上一觉,突然门口传来了“啪啪啪”的敲门声。

苏茵茵心里一惊,意识一闪人便出了空间,出现在了卧室。

整理了一下心绪,打开卧室门走了出去,开门看清门外的人,苏茵茵顿时后悔地想要把门关上。

冯红霞看着她,不由得想起中午自家男人匆匆回家说的话,这女人竟然去给贺霆舟送饭了!!!

这女人是要干嘛?和贺霆舟和好吗?不行,这样的情况她绝对不允许发生。

想到这里,她收起思绪,嘴角露出一抹笑:“茵茵……”

苏茵茵厌烦地看着门外站的冯红霞:“有事?”

没事就赶紧滚蛋,烦死了。

冯红霞故作温柔地说道:“我来给你送午饭。”

苏茵茵只觉得这笑容好假,再说,她会那么好心给自己送午饭?

当然不会了,要知道以前她可是经常扒拉原主的东西。

不用想都知道她现在过来肯定没安好心。

“我吃过了,你留着自己慢慢吃。”

冯红霞拉起苏茵茵的手:“茵茵,我知道错了,昨天我也是担心你,你别生气了,我们不是好朋友吗?我对你怎样你还不明白吗?”

两人说话间,门口已经围了不少家属,看到这情形,都暗自嘀咕道:“苏茵茵又要开始闹腾了。”

苏茵茵冷哼一声,目光望向似是受了很大委屈的冯红霞:“你对我怎么样?”

“在我刚来这里,就一直在我耳边念叨,‘茵茵,你是京市姑娘,怎么能待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受罪呢,听嫂子的,让贺团长带你回京市,要是他不同意,你就闹,时间长了他肯定会同意的。’”

“在我和我家男人吵架的时候,在我耳边教唆,‘茵茵,这男人一旦对你不好,就是心里动了离婚的念头,你要是不管,他铁定和你离了,要嫂子说,你就应该去队领导那里闹,他见了一定会害怕地收回那些念头。’”

苏茵茵说这话时,故意模仿了冯红霞的声音和语气,要是不看脸的话,众人还以为是冯红霞说话呢。

冯红霞听了心里也十分震惊,她一脸不可置信地用手指着苏茵茵:“你……你竟然学我?”

她不说话还好,一说话就把自己暴露得差不多了。

围在门口的家属们心里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看冯红霞的目光瞬间变了。

一个昨天刚来队里的婶子更是指着冯红霞说道:“你这女的心思咋那么歹毒呢,昨天人家小姑娘住院的时候,你就去医院挑破人家,今天人家刚出院,你就又迫不及待的上门了,我看人家小姑娘就是太单纯了,才会被你骗,要是搁我,早就拿扫把把你轰出去了。”

还有几个军嫂听了苏茵茵的话,都不由地想起了自己刚来队里的时候,因受冯红霞的挑拨,没少和自家男人闹。

“这女人真是太阴险了,我刚来的时候,也给我说过类似的话呢。”

“可不是嘛,我刚来的那会也没少和自家男人闹,现在想可不就是受了这女人的蛊惑吗?”

“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呢,瞧瞧这话,初听是为了你好,可稍微用心一琢磨,可不就是在挑拨人家吗?”

苏茵茵也在这时适当的开口了,她红着眼眶说道:“嫂子,就是你教我怎么去闹的,可结果呢,我家男人不要我了,现在你高兴了吧。”

说着说着,眼泪就滑落了下来。

她这模样看得围观的众人都不由得心疼了起来。

不由地安慰道:“苏同志,别哭,你也是被人骗了才会这般胡闹的,贺团长知道了一定会原谅你的。”

冯红霞听了众人的话,瞬间慌乱了起来,她先是目光可怜地望向众人:“各位嫂子,你们可千万别相信苏茵茵的话,她是什么样的人,你们还不清楚吗?”

随后指着苏茵茵大声喊道:“茵茵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我什么时候给你说过这话?你别冤枉我呀。”

苏茵茵也收起了眼泪,厉声道:“既然你说我冤枉你,那你敢和我去领导跟前对峙吗?要知道你说这话时可还有旁人在的。”

其实这话她其实是诓冯红霞的,就这么点小事她怎么会闹到领导跟前去呢,再说有没有证人她也不记得了。

奈何冯红霞心虚,信了她这话,整个人更加慌乱了:“茵茵,这么点小事怎么能劳驾领导呢。”

围观的人看了她这样是彻底信了苏茵茵的话,一个个都在心里想,以后可得离冯红霞远点,免得哪天被这人给算计上了。

冯红霞知道今天出师不利了,只能想办法想先撤离了。

“亏我还把你当最好的朋友,没想到你就这么对我?你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留下这句话,她就哭着跑开了。

苏茵茵看着她逃离,也没有计较,反正她今天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一半了,再者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

想到这里,她立马换上一脸委屈的模样,自言自语道:“我就是把你当成好朋友才这般信任你的,可没想到……”

说到这,她眼泪又流了下来,她故作坚强地擦干了眼泪,然后朝着围观的军嫂鞠了一躬:“趁今天各位嫂子都在,我再次郑重给各位道个歉,以前是我识人不清,做了许多错事,还望各位嫂子原谅我的错误。”

众人看到她这样,心里都不由的同情起了她,一个涉世未深的单纯小姑娘,刚来一个陌生地方,本就有些惶恐,没想到还被人利用挑拨。

“苏同志,我们都明白了,你也不是故意的,你放心,我们是不会放在心上的。”

“就是苏同志,这事不怪你,要怪就怪那教唆你的坏人,真是太缺德了。”

“苏同志,你快别哭了,嫂子们都是明白人。”

“对呀,也别在难过了,那样的人不值得你伤心。”

苏茵茵感激地看向众人,擦干了眼泪:“我不难过,经此一事我也是彻底明白了,她没拿我当朋友。”

随后一脸天真的看向众人:“只是我不明白,她为什么那样对我,让我闹我家男人也就算了,为何还要教唆我去领导那里闹,这么做对她有什么好处呢?”

众人听了她的话,不由地思考了起来,对呀,冯红霞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?

很快大家都明白了过来,可不就是为了他男人嘛,让苏茵茵去领导那里闹,不就是想让领导惩罚贺团长,这次数多了贺团长那职位还能保住吗?

贺团长下来后,她家男人不就上去了?

想到这里众人心里都狠狠的一惊,这人何止是恶毒,简直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呀。

平时虽然军嫂之间也有打闹,但从不涉及男人的工作,所以冯红霞这是受了谁的指使呢?

答案显而易见了。

想到这里,围观的群众待不住了,随便说了几句就纷纷离开了,她们得赶紧回去给自家男人,免得被有心人给算计了。

苏茵茵看着众人的表情,就知道她们已经明白了,这才是她想要的结果。

一步步改变原主留下的坏名声,同时也替贺霆舟解决掉原主给他带来的麻烦。

她笑着送走各位嫂子,心情不错地哼着小曲回屋,关好门,闪身进了空间,继续躺在舒适柔软的大床上休息。

苏茵茵不知道的是,她刚回房子,贺霆舟就从暗处走了出来。

全部目睹了这一切的他心情很复杂。

脑海里全是苏茵茵刚才说的话。

过了许久,他才提着饭盒推开了院门。

苏茵茵刚迷迷糊糊的有些睡意,就听到门口传来了开门的声音,她心里一惊,整个人瞬间清醒了过来,意识一闪人便出了空间,出现在了卧室。

整理了一下心绪,打开卧室门走了出去,看到客厅的贺霆舟,下意识地问了一句: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贺霆舟闻言一愣,以前她可是巴不得他回来的,而且一见到他,她就会像死皮膏药一般粘上来。

如今这是怎么了?怎么听她这语气不希望自己回来一样?

他不由得又想起刚才发生的那一幕。

处理起事来游刃有余,三人两语就能让一众人按着她的思路往下想……

他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眼眼前的女人,这真的是苏茵茵吗?

贺霆舟淡淡回了一句:“我把饭盒拿回来。”

苏茵茵尴尬地点了点头,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贺霆舟提着饭盒来到厨房,打算清洗,无意间扫了一眼灶台,很是干净,怎么看都不像是中午做过饭的样子。

苏茵茵看着他盯着灶台看,心里一惊,坏了,她怎么忘了贺霆舟是一位优秀的军人了,他的观察能力肯定要比常人的厉害,怕他在盯着看下去出现破绽,立马冲了过去,挡住了他的视线,同时从他手里夺过饭盒,推着他出了厨房。

“你去休息吧,我来洗就行了。”

贺霆舟神色莫测的看了她一眼,然后转身去了客厅。

苏茵茵被他那一眼看得心虚不已,她躲在厨房拍了拍起伏不定的心跳,天啦,这人太恐怖了,她以后得谨慎再谨慎。

洗完饭盒出来,看到贺霆舟竟然还坐在客厅,她有些意外,他不是在躲原主吗?怎么感觉现在不躲了?

贺霆舟看到她出来,声音清冷地说:“过来。”

看他这一副要审问的架势,苏茵茵顿时想要逃离,奈何他气场太强,不得不听从他的话,乖巧地走过去,在离他很远的位置坐了下来。

殊不知,她这行为更让贺霆舟怀疑了,要知道以前的苏茵茵可不会这么听话。

贺霆舟视线落在对面女人身上,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了……

苏茵茵被他盯得,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
唉,果然和太聪明的人相处起来太累了。

片刻之后,贺霆舟才收回了目光,从衣服口袋里探出一些钱和票递了过来:“这些你拿着先花吧。”

苏茵茵摇了摇头:“不用,我还有呢。”

贺霆舟的工资加津贴,一个月也就一百八十多,月初刚发工资,就被原主闹着把一百二拿去霍霍完了,她生病住院肯定花了不少钱,昨天还给了她三十块,估计现在他身上也所剩不多了。

其实贺霆舟应该算是个好男人吧,舍得给老婆花钱,也挺照顾原主的。

除了不喜欢原主外,其他都好。

见她不接,贺霆舟直接把钱放在了桌子上,留下一句“我去上班了”,便起身离开了。

他走以后,苏茵茵才松了一口气,真是有惊无险呀。

她知道自己和原主相差太大,可原主那骄纵,蛮横无理的性子她真的学不来。

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算了,不管了,反正魂穿这种事说出去谁会相信,大不了就说,自己昨天经历了生死后,突然大彻大悟了,所以性子发生了巨大变化。

想通以后,便不再纠结了。视线落在桌子上放的票和票上,想了想还是伸手拿了起来,数了一下,和昨天一样,还是三十块钱。

她把钱放进了原主的小金库,原主真的是太败家了,记忆中,就她来西北的时候,母亲就足足给了她四百块钱,父亲也是偷偷把两百块钱的私房钱全给了她,爷爷奶奶各给了她一百五,大哥给了她一百,加起来刚好1000。

要知道,在这个普通工人一月工资只有二三十块钱的年代,一千块钱绝对是一笔巨款,然后原主作为一个被富养长大的白富美,对钱是一点概念都没,才来西北两个多月,就把一半的钱给败光了,这其中还不算贺霆舟给的。

苏茵茵数了数小金库的钱,加上今天贺霆舟给的,还剩下五百八十,这些钱足够她花很长一段时间了。

正想把钱放回柜子里,突然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念头,她窃喜地把小金库放进了空间,随后又从柜子拿出几件衣服,翻来原主的零食匣子拿了几个零食,把这些东西全部放进了空间。

做完这些,她躺在床上,美滋滋地午休息了。

醒来后看了一下时间,才下午三点多,闲来无事,便拿起原主的书看了起来。

原主虽说坏毛病一大堆,但也有一个优点,那就是学习很好,是一个妥妥的学霸,而且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,过目不忘。

这样的人才要是搁在后世,那绝对是哈弗或者麻省的一员,可惜这个时候,高考都被取消了,连上大学都没戏了,更不用说去出国留学了。

所以这么个人才只能被埋没了。

看了一个多小时,苏茵茵就放下了手里的书。

贺霆舟那眼神太贼了,她下午无论如何都要学会用土灶台做饭。

来到厨房,把早上在商店买的西瓜切了一半,带着出门了。

来到隔壁一户人家,伸手敲了敲门,门很快就开了,巧的是,这家的女主人正是她早上在商店碰到的那个胖大姐。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