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试读 > 甜宠救赎: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(姜岁初陆祉年)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(甜宠救赎: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)姜岁初陆祉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(甜宠救赎: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)

甜宠救赎: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(姜岁初陆祉年)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(甜宠救赎: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)姜岁初陆祉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(甜宠救赎: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)

2023-11-19 01:27:05   热度:44℃
  • 甜宠救赎: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 甜宠救赎: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

    姜明浩正喝着水,他放下水杯,说:“没有。裴烁又把菜单递给姜岁初,“岁岁你想吃啥,自己点。姜岁初摇了摇头,说:“你随便点就好,我不挑。她没什么胃口。说完这话,她明显感觉到对面一束目光直直地打了过来。是陆祉年,他嘴角撰着若有似无的笑。她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他的表情是什么意思,只...《甜宠救赎: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》这本书大家都在找,其实这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,是作者佚名的一本小说,小说的主人公是 姜岁初陆祉年,讲述了...

    久安久安 状态:连载中 主角:姜岁初陆祉年
    立即阅读

周末学校很安静,只有寥寥几人,都是和姜岁初一样家离的远周末留校的。

云市这些年变化很大,姜岁初靠着手机导航才找到原来家属大院的位置。离一中不算远,公交车不过三站。姜岁初站在广场中央,望着四周矗立的高楼大厦,感觉自己仿佛被扔进了一口深井,只有高高抬起头才能勉强看到一点天空。

市公安局几年前就迁到江东去了,原来的家属大院也被拆了,现在是一家大型的综合超市。周围原本的居民小巷,也全部变成了精致豪华的商品房,巨幅电子广告牌上的数字清晰明了地揭示了周围的天价房价。

丹西巷改名成了丹西街道,路面被扩宽了好几倍,铺上了沥青,不再是十年前坑坑洼洼的水泥路了。

胸口被闷的难受,眼底泛起酸意,她想时过境迁、物是人非也不过如此吧。

甜宠救赎: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(姜岁初陆祉年)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(甜宠救赎: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)姜岁初陆祉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(甜宠救赎: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)

时间一直在往前走,只是她被留在了原地。

天气变幻突然,刚还晴空万里的天现在却乌云倾倒,疾风扬起沙尘。随着一道惊雷,天仿佛被撕开一条口子,雨水倾注而下,地上瞬间雨水横流。

街上的行人被雨淋得四散,都挤到超市门口屋檐下避雨。

姜岁初跑到屋檐下,边上也站了几个避雨的女孩在打着电话叫人来接。

风吹过来,带了些雨,打在手臂上有些凉。姜岁初往里面站了站,茫然望着雨里。

以前这里是她的家,现在这里却连一个接她的人都找不到。

很快,那几个女生就被接走了,只剩姜岁初一个人还在等雨停。姜岁初抬头看了眼天空,黑压压的,看来这场雨还得下一会。

看着陌生的街道,她拿出手机对着十字路口拍了张照片。

陆祉年是被窗外的大雨吵醒,大风裹挟着豆大的雨滴狠狠地拍在窗户上。

夏天的雨,暴躁又急切。

陆祉年从被窝里钻出来,睡眼惺忪地往后撸了把头发,露出硬挺的额头和浓密的眉毛。

踩着拖鞋走下楼,看见王姨拿着雨伞正准备出门。

“王姨,这么大雨你去哪?”

“贝贝跑出去了,我刚追出门就不见影儿了。”王姨有些着急,“我刚买菜回来一开门他就跑出去了,我出去找找。”

王姨是家里的保姆,今天她买完菜回来做饭,开门的时候没注意不小心把狗放出去了。知道陆祉年很宝贝这条狗,要是跑出去丢了她可赔不起。

昨晚被唐梓和裴烁拉着开黑到凌晨,结束后一觉睡到了现在没有来得及去遛它。肯定是被憋坏了,自己跑出去玩了。

陆祉年看了眼外面丝毫没有减弱的雨势,说:“我去找,您先做饭吧。”

贝贝很听话,不会跑远,应该就在附近。

姜岁初抬头看了一会雨,天已经完全黑下来,浓墨般的乌云被风卷着在空中翻滚,看来这雨一时半会小不了了。视线重新投回雨幕里,远远看见雨里一只金毛,金毛被淋湿了,毛湿湿答答的身上,看上去有些狼狈。

“狗狗,过来”

姜岁初招招手,金毛抖了抖身上的水,摇着尾巴向她跑来。

“呜呜~~呜~”金毛倒是不怕生,在姜岁初边上坐下,呜咽的两声,打了几个喷嚏。姜岁初蹲下,从书包里掏出纸巾替它擦身上的雨水。

“这么大的雨都不知道躲一下的吗,笨蛋。”,刚要不是她喊它过来,这傻狗估计还在雨里。

“汪汪呜~”金毛躲开姜岁初的手,像是在反驳自己不是笨蛋。

姜岁初好笑,心想看来不笨,聪明的很,还听得懂她在骂它。

“那我们一起等雨停吧。”姜岁初往里面退了步,拍拍它头让它也退点,免得被吹过来的雨淋到。

她从小就喜欢猫猫狗狗,小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养一只大金毛。但那时父母工作繁忙,她又小,担心她不过一时兴起,照顾不好就没答应。

陆祉年找到贝贝时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。

下雨的屋檐下,女孩背着天蓝色书包,穿着白色棉布衣裙一只手抱着膝盖,另一只手接着雨水玩。

在她边上,坐着一只浑身湿透的傻狗。

陆祉年停住了脚步,一些陈年记忆像是冲破时间的阀门席卷而来。

粉白的小女孩抱着好看的公主裙蹲在幼儿园的屋檐下,用手接着滴滴答答的屋檐水。

“年年,爸爸妈妈是不是又不来接我啊?”

他也不知道,摇摇头把她拉起来,“不要玩水,会长小泡泡的。”

小时候姜岁初皮肤娇嫩,碰到不干净的水手上就会长水泡。但是她从来不长记性,每次下雨就喜欢接屋檐水玩。小手心里接满了就倒掉,又开始接。

等了有一会了,也没等到金毛的主人。但是看金毛脖子上的项圈,应该不是流浪狗,估计是背着主人偷跑出来的。

“你也没有人接吗?”

姜岁初摸了摸它的头。

金毛舒服地往姜岁初手心里蹭了蹭,看到前面的少年,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。

“汪汪!”

才看见他啊,陆祉年笑了,想着晚上得扣它一只鸡腿。

姜岁初顺着金毛叫的方向看去,陆祉年穿着灰色连帽卫衣和水洗色的牛仔裤,脚上踩了一双黑色板鞋,手执长伞向她走来。

这是第一次看他没穿校服的样子。少了点学校里学生的书卷气息,有些凌乱的头发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更加慵懒闲适。

“贝贝,你又乱跑。”

责备的语气里透着宠溺。

他的头发沾了些雨气,软软地耷在额前。

陆祉年本就很高,她又是蹲在地上的,一双长腿看上去更加修长。顺着颀长的腿一路向上,少年五官轮廓利落锋利,眉骨硬朗,下颌线瘦削。

陆祉年将伞放在旁边,蹲下身有些嫌弃地撸了撸贝贝湿漉漉的头。

姜岁初有些无措,看着他,“这是你的狗吗?”

他就蹲在姜岁初对面,这是重逢以来她第一次这么近,这么直面的看他的脸。

他五官轮廓利落分明,鼻梁高挺,脸上带着浅淡礼貌的笑意,看起来温和却又疏离。应该是长开了,眼睛不是小时候的内双,而是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,双眼皮在眼尾处压出一道深深的褶,更显深邃。

“嗯。”陆祉年点了下头,边给系狗绳边问姜岁初,“这狗没给你添麻烦吧?”

他的手指很漂亮,细长骨感,指甲修剪得整齐干净。像是不放心,他又给狗绳打了个死结。

姜岁初视线一直在他的手上,摇摇头,轻声到:“没有,它很乖。”

乖?

陆祉年扯了一下嘴角,这狗调皮起来,比会抄家的二哈还疯狂。

见他系好起身,姜岁初也跟着站了起来。

“它叫贝贝?”

这名字不太像是陆祉年会起的。

女孩声音软糯。倒是和她这身上冷清的气质有些不符,陆祉年心想。

“嗯。”

“汪汪~汪~”贝贝听到自己的名字,欢脱地在两人之间跳来跳去。

贝贝在两人之间来回蹿跳,牵引绳无意间将两人的腿缠住,随着贝贝来回跳动,两人都被带了一个踉跄。

陆祉年还好,能稳住,但姜岁初个子人小又轻,整个人几乎被扯的快要摔倒。

“啊!”

“小心!”

还好陆祉年及时扶住她,不至于摔倒,但是还是扑在了陆祉年胸膛。

淡淡的清冽薄荷香以及心跳声

咚!咚!咚!

耳朵渐渐热起来,姜岁初一时间不知道听到的心跳声到底是他的还是她的

陆祉年看了眼不知所以还在跳来跳去的金毛,桃花眼微眯警告道,“贝贝!坐好!”

“汪~嗷呜~”看出主人的怒气了,金毛眼皮一耷拉,乖乖坐着不敢动了。

陆祉年低头看了眼埋在胸前的脑袋,毛茸茸的,莹白的耳尖慢慢爬上绯色。

姜岁初想要起身,奈何两只脚被绳子缠住,根本动不了。

陆祉年:“你先别动,我给你解开”

少年清冽的声音就在耳边。

“嗯。”姜岁初点点头。

陆祉年扶着她的手臂站好,蹲下身拍了一下贝贝,轻声责备了一句调皮,然后才俯身去解绕了好几圈的绳子。

白色帆布鞋看得出来有些旧,鞋帮已经有点开裂。

在他蹲下身的那一刻姜岁初就后悔了,脚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下。

手腕附上一抹温热。

陆祉年以为她是没站稳,拉过她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,说:“你扶着我的肩膀。”

随着他放手,那抹温热转瞬即逝。姜岁初手搭着他宽阔的肩膀,手指微微动了动。

女孩脚踝细白,绳子粗糙,这么一会儿就能看见一圈红印了。陆祉年眉头轻蹙,很快解开缠绕了好几圈的绳子。

解开了绳子,陆祉年站起身。

“谢谢谢”姜岁初收回手,轻声道谢。

陆祉年挑眉看了眼,勾起一抹浅笑,脸颊边酒窝显现。

“是我该说不好意思的。”

毕竟是他的狗差点绊倒他。陆祉年将绳子在手上挽了几圈,让贝贝刚好只能待在他边上。

陆祉年看了眼已经小了些的雨,扭头看她:“没带伞?”

姜岁初点点头,“嗯,我再等会儿,雨应该快停了”

“拿着。”

看着递到面前的黑色雨伞,姜岁初愣了一下。

“谢谢,不用了。我再等一会儿就好了。”姜岁初摆手拒绝。

陆祉年眉毛微挑,“刚不是说没人接吗?”

他听到了,刚和贝贝说的话。

她,也没人接。

见她一直没接,陆祉年眉头轻微一皱,有些不耐烦似地拉过她的手,直接把伞塞进她的手里。

声音淡淡,还夹杂了一点刚睡醒的慵懒:“女孩子还是不要淋雨的好。”

说完还没等姜岁初反应过来,他已经牵着金毛走进了雨里,但是没走几步就看见他折返回来。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